您所在的位置:东莱新闻>综合>长护险上饶试点样本: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长护险上饶试点样本: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作者:admin

2019-11-03 21:51:56     

最近,虞梦(化名)正忙于新一轮竞标。

作为一个在上饶长大的本地人,她希望在扩大长期护理保险的过程中覆盖更多的父母和村民。她还希望自己的商业保险公司在新一轮招标中能取得好成绩,覆盖更多的业务。

2017年,上饶作为全国和江西省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城市,于5月开展试点探索。5月31日,上饶完成了购买长期护理保险服务的公开招标。虞梦的公司成为中标的六家保险公司之一。

两年后,上饶市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取得新突破——保险覆盖面从原来的城镇职工扩大到上饶市所有城乡居民,意味着更多人将享受长期护理保险,上饶市长期护理保险基金将实现大规模增长。

就在9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采取新措施,进一步促进医疗护理结合的发展。《办法》中提到的一个要点是,要求发展医疗保险,增加老年人可以选择的商业保险类型,加快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同时,鼓励养老机构与医疗、康复、护理等机构合作,支持养老护理人才的现场服务和大规模培训。

2016年6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实施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决定在湖北荆门、新疆石河子、江西上饶、黑龙江齐齐哈尔、四川成都等15个城市开展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工作。

过去三年,截至2018年12月底,商业保险公司参与了约35个长期护理保险试点项目,覆盖4600多万人,长期护理保险基金约47亿元。然而,与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造成的养老金缺口相比,长期护理保险解决了非常有限的问题,在试点过程中也面临一些挑战。

上饶模式

在饶富海养老院的上层,记者看到了周浩(化名),他出生于1982年。如果没有她母亲的介绍,很难想象瘫痪在床的周浩是香港驻军的第一批士兵。2004年,退休的周浩因一次事故遭受了大规模脑出血。虽然获救后他的生命延长了,但他失去了说话、吞咽和咀嚼的能力。由于大脑下方瘫痪,英俊的周浩只能整天躺在床上。

周浩于2014年入住疗养院,并于2019年6月开始享受长期护理保险。也就是说,在通过残疾评估后,周浩的家人每月可以得到1200元来支付养老院的费用。

周浩只是上饶2000多名享受长期护理保险的残疾人之一。就在促销期间,周浩支付了40元的保费作为长期护理保险。

据上饶市医疗保障局党组成员、医疗保险局局长郑守清介绍,通过普查统计和基线调查数据,试点期间上饶市40万城镇职工中重度残疾发生率估计约为5/1000和2000。

此外,2016年全市城镇可支配收入为2426元/月,农村为1000元/月,养老机构平均月支出为1500-4500元,城市约为1800-3000元,农村为600-2000元。

根据以上计算,上饶市医保局根据总筹资水平的90%对治疗水平进行了测试,并实行固定支付,以确保基金的安全性和可持续性。郑守清表示,考虑到收入和养老的差异,上饶对不同的服务模式给予了不同的补贴金额:如果残疾人在家接受医疗保健,他们每月会得到450元的现金补贴,如果他们申请居家服务,他们每月会得到900元的补贴,如果他们去养老机构接受护理,他们每月会得到1080元的补贴,2019年将调整到1200元。

在处理上,采用代理业务合作的第三方代理方式,各保险公司按照中标县市的全过程进行管理,医疗保险部主要负责政策指导、保险支付和监督评估。

上饶尝试将补贴和自筹资金结合起来决定长期护理保险的命运。

在筹资方面,上饶市按照每人每年100元(2019年调整为90元)的水平确定了财政、单位和个人的责任分担机制,财政(或单位)承担30元(2019年调整为5元)、30元(2019年调整为35元)和40元(2019年调整为50元)。 其中需要改革的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的人员由财政承担,实行连续缴费中断、补充缴费和终身缴费的保险政策。 关于上述费用的调整,郑守清表示,2019年试点范围扩大到城乡居民后,资金规模将会扩大,部分费用和补贴也会调整。

与其他试点城市不同,上饶在试点系统中,为居家上门服务提供每人每月180元(2019年调整为300元)的护理产品租赁费,为培育护理相关产品市场提供出口支付资金,已纳入长期护理系统的护理产品租赁商场。

郑守清表示,自两年试点以来,截至2019年8月底,25批长期护理保险中共有2,744人申请伤残鉴定,2,415人通过鉴定,经公示后有权接受治疗,累计支付近2000万元长期护理治疗费。

据了解,上饶于2017年5月31日完成了购买长期护理保险服务的公开招标,并实施了分区域的全过程。同时,医疗保险局对试点指导中的任务进行了总结,并将其转化为六个主题分发给商业保险公司:太平洋人寿承担“护理需求人员水平评估与评价标准”,泰康承担“长期护理保险信息系统建设”,中国人寿承担“护理需求水平评价系统”,平安养老承担“护理服务包项目与标准系统”, PICC金融承担“长期护理服务机构和人员服务质量评价体系”,迪达金融承担“长期护理机构和人员准入办法”。

据泰康长期护理保险负责人介绍,2017年6月,泰康受托承担上饶县、广丰区、玉山县2017-2018年长期护理保险项目第二次招标。在项目主题方面,泰康公司总部于2017年8月建立了长期护理信息系统。该系统的功能涵盖保险支付、残疾申请、护理机构管理、护理人员管理、护理过程监控、福利支付、费用结算、日常检查等业务管理的全过程。

此外,截至2019年8月底,泰康还在湖北荆门、四川成都、广东广州等8个国家试点城市以及北京石景山、浙江嘉兴等14个地方试点城市开展了服务工作,共支付护理治疗费用4000多万元。

为期三年的试点缺乏统一的监管框架。

目前,中国有近2.5亿60岁及以上人口,4000多万残疾老年人。它对专业医疗服务有着巨大而严格的需求。长期护理保险作为一种新的社会保障制度,对残疾老年人的医疗保健需求具有重要意义。

根据CPIC安联9月19日发布的《中国商业长期护理保险发展研究报告》,一线城市养老床位供给矛盾十分突出。以上海为例,如果将残疾老年人的数量与老年护理床位的数量进行比较,预计2017年上海60岁以上的残疾人数量将达到684,000人。指定长期护理保险机构的床位总数仅为41,000张,供应充足性为8张,即每100名残疾老年人只有6张床位。此外,老年护理人员还具有专业性低、收入低、流动性强的特点。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人身保险监督司副司长刘宏建在一次特别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首批15个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城市中,有13个由商业保险公司办理。此外,还有几十个非试点地区积极尝试探索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绝大多数项目也由保险公司处理。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12月底,商业保险公司已参与约35个长期护理保险试点项目,覆盖4600多万人,长期护理保险基金规模约为4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缺乏统一的框架,试点地区在覆盖面、福利规模、覆盖水平、融资渠道、待遇和支付等方面存在很大差异。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实验室首席专家郑炳文根据不同地区试点项目的情况总结出八大差异。首先,不同地区的覆盖面不同。一些只覆盖城市雇员,而另一些覆盖所有雇员和居民。其次,收益的规模是不确定的。调查中的残疾率为15%-20%,试点城市的残疾受益人比例最高为2.52%,最低仅为0.16%。不同地区的残疾率差异很大。第三,保障水平不同,如住院医疗费用,有的按医疗保险政策报销,有的按定额支付;第四,残疾和痴呆的“评估量表”是不同的。有些是自己开发的,有些照搬国外标准,有些直接使用商业健康保险的adl规模。第五,融资渠道不同,有的全部从医疗保险基金转出,有的由政府、基金和个人按不同比例分享。第六,有不同的筹资标准,有的按筹资比例,有的按筹资定额,有的按人均收入,有的按社会保障缴费基数。七是提供“生活护理”和“医疗护理”项目不同;八是家庭护理的治疗形式不同。

“一方面,这很容易导致系统的碎片化和不可持续的问题,而且它还限制了长期护理需求的释放。因此,建立全国统一的长期保险制度是必要和紧迫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人口、资源和环境委员会全国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公开表示,就制度取向而言,长期保险应该是社会保障体系框架内的一种独立保险。

长期保险保护可能会引入特殊监管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个人保险监管部健康保险司副司长刘长利表示,将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制定特别监管规定。

刘长利表示,中国保监会将研究制定商业保险公司参与长期保险试点的监管制度,如精算管理、销售管理、财务管理、风险防控服务管理等,以规范业务发展。例如,加强保险公司准入管理,严格规范商业保险机构承接长期保险业务的资格条件,建立商业保险机构经营长期保险的准入和退出机制。加强第三方服务机构的准入和管理,为第三方服务机构、评估机构、护理机构等参与单位设计合理的激励机制和退出机制,并制定具体实施细则。

此外,由于长期保险产品和业务的包容性大于盈利性,是政策性生计保险,中国保监会还计划协调相关部委制定和发布专项税收减免政策,同时根据业务的经营特点调整保险保障资金等相关费用的收取规则,进一步降低长期保险业务的经办成本。

关于推进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盛骏表示,扩大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应考虑可持续性。从实际角度来看,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将面临更大的融资压力。如果今后扩大试点范围,将会有更大的资金需求。目前,长期护理保险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筹安排,采用社会保险模式。下一步扩大试点需要鼓励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因此,我们应该在长期护理保险和整个护理行业的发展中,更多地发挥商业保险的作用。

郑炳文认为,未来长期护理保险试点项目扩大时,有必要统一基本制度框架。如果要尽快制定两个基本标准,首先,残疾标准应尽可能统一,自理能力评估表应统一。第二是要有一套准确完整的残疾率数据。应建立两个重要框架:一是建立独立的社会保险制度;第二,长期保险经办应坚持社会化。此外,应坚持两个基本原则:第一,融资标准不应高于可支配收入的0.4%;其次,必须支持金融,个人必须付费才能形成资产池。

(责任编辑:程雨南)

上一篇:唯有点赞!恒大亚冠淘汰赛7次面对日本球队全部晋级
下一篇:大道松山湖 VS 锦绣山河四期谁是你的菜?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2018-2019 danduggins.com 东莱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